首页  >  要闻 >  社会热点 >  马克龙最大竞选杀手锏是回暖的法国经济
马克龙最大竞选杀手锏是回暖的法国经济
 以太坊信徒    本文来自 Bloomberg
2022年01月19日 15:24
  收藏
   

过去五年,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一直在抵御来自边缘政治力量的挑战。这种抵御始于2017年大选中与极右翼民族主义者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对决,在与“黄马甲”抗议运动的较量中延续,并在与2021年11月宣布参选总统的极右翼辩论家埃里克⋅泽穆尔(Éric Zemmour)的文化战争冲突中达到高潮。

在寻求连任之际,这位从法国技术官僚的最高梯队中成长起来的总统还有一个潜在杀手锏——强劲的国内经济。

注:马克龙 摄影:DursunAydemir/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注:马克龙 摄影:DursunAydemir/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民调显示法国人正在转向右翼,马克龙也经常对这部分选民示好。他赞扬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引发的一场关于“国家认同感”的辩论,任命了一位强硬的内政部长,并接受了一家极右翼刊物的采访,而且在采访中谈到了移民和伊斯兰教。结果,他在左翼选民中的号召力逐渐消失。

不过,马克龙的大部分资深支持者并没有陷入围绕认同感和移民问题的对抗,而是敦促他主打自己的经济成绩单。

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在2021年12月初对议会表示:“就在高谈法国衰落的话题似乎已成风气的时候,我们的经济增长率在欧元区名列前茅,比预期提前三个月恢复到危机前的经济活动水平。让我们为我们的经济政策、创造的就业岗位、正在复苏的投资、法国的吸引力而自豪。”

注:法国的经济产值早于其他欧洲国家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注:法国的经济产值早于其他欧洲国家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数据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100=2019年第四季度

继疫情初期的急剧下滑后,法国经济强势反弹,经济产值在2021年秋达到危机前水平,不仅领先于其他欧洲国家,而且远早于马克龙团队的预期。在“封城”期间为支持家庭和企业而投入的巨额支出保护了法国的经济基础,马克龙又在此基础上快速部署了1000亿欧元(1130亿美元)的复苏计划。

勒梅尔等人指出,就业市场和企业投资趋势表明,马克龙此前在劳动力和税收改革上的押注可能终于取得成效。如果他们所言正确,这标志着欧洲经济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多年来,法国一直被认为是欧元区的问题经济体之一,无法像更大的邻国德国那样适应全球化、实现增长并创造就业。

注:萨科齐、奥朗德、马克龙任期内的法国失业率。数据来源: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

注:萨科齐、奥朗德、马克龙任期内的法国失业率。数据来源: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

曾在2017年预测法国将迎来“黄金十年”的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首席经济学家霍尔格⋅施米丁(Holger Schmieding)表示,这一理论仍然成立。即使马克龙在大选中失利,无论谁获胜,都可以“继承”现有经济基础,有人将其与德国改革派总理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留给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经济基础相提并论。

施米丁说:“法国经济反弹是最有趣的长期故事之一,它是确保欧洲核心永久稳定的关键因素。德国与法国之间恢复平衡,具有超出数字之外的巨大政治影响。”

走在巴黎的街道上,你看到的大多数建筑在一个多世纪来没有任何改变。同样,法国人自己也经常说他们是多么抗拒变化,即使他们很快就会抱怨政府对经济的过度监管。

七年前,在马克龙还是经济部长时,时任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就委派这位政坛新人,通过所谓“结构性改革”来解决上述惰性问题。此前,经济学家和国际机构一直呼吁法国进行此类改革。

马克龙在将其他部长的“家当”清点一番后,放松了从劳动条例到交通法规的所有规定,并进一步打开了出售国有资产的大门。

这部法律的亲商倾向备受争议,使马克龙背负了恶名,不得不退出奥朗德的社会党政府,转而为自己打造了赢得选举的政治品牌,也就是法国媒体时常说的“马克龙经济学”。

2017年就任总统后不久,马克龙就动用了有争议的法令工具,来推动议会批准对劳动法的修改。在上任后的首份预算案中,当时39岁的马克龙取消了对财富和资本的高额征税。

注: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 照片来源:Alamy

注: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 照片来源:Alamy

这类变革需要时间才能取得成效,围绕马克龙的成绩以及这对他而言是否是明显的竞选资本也存在争议。法国公共政治研究所(Institut des Politiques Publiques)最近的一份报告称,马克龙任内(包括新冠疫情期间)的政策总体上提高了人们(尤其是法国劳动阶层)的可支配收入,但对最贫困群体却没有这种效果。

但就选举而言,如果马克龙能证明“马克龙经济学”不受影响,经济活动继续从疫情低点反弹,疫情舒缓计划让消费者有数十亿欧元的额外收入,那么这位现任总统就可能有了天时地利的优势。

时机可能十分关键,因为奥密克戎的大幅扩散导致法国确诊病例数量创下纪录,医院系统承压,马克龙也因对未接种疫苗者使用粗俗俚语饱受争议。

此外,他还要依靠长期经济主张来抵消近来民众对通胀飙升的担忧,消除外界对他是否兑现了选举承诺的质疑。他当时承诺要提高社会流动性,团结因宗教和安全等问题被左右两派分化的国家。

如果马克龙获胜,他将成为自20年前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以来法国首位连任的现任总统。在目前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任德国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任意大利总理的背景下,这增加了欧洲三个最大经济体由支持加强欧盟一体化的倡导者执掌的概率,这几个人都非常渴望展示欧元区的经济影响力。

注:勒庞 摄影:Patrick Aventurier/Abaca/Sipa/AP

注:勒庞 摄影:Patrick Aventurier/Abaca/Sipa/AP

如果他被勒庞击败,法国和欧洲的政治形势将会大不相同。虽然勒庞已经放弃了反对欧元的立场,但她所在的国民联盟党(National Rally)仍坚决反对马克龙的议程,希望限制欧元区内部的自由流通和贸易。至于中间偏右的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将在经济方面提供更多连续性。

无论如何,马克龙已经展示出其经济政策持续多年的前景。因疫情危机提出的休假计划已经转变为长期方案,不仅为公司和员工提供了经济后盾,还让他们拥有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对于未来,他提出了“法国2030”计划,将公共资金用于高风险的工业投资。亲商财政政策也重新提上议程,同时还承诺重启养老金改革。

勒梅尔1月5日在巴黎的会议上对商界领袖们说:“我们的责任是继续为你们提供一个尽可能有利于你们的经济、税收和金融环境。相信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幸亏有这些事,否则未来几年我们会觉得无聊的。”

编辑: 以太坊信徒
更多财经请关注 WX: Chaocaijing123456
币海财经: 全球财讯门儿清 https://www.bihai123.com/
声明: 本文由入驻币海编者上传,观点仅代表编者本人,不代表币海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