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区块链 >  Arthur Hayes博文:白人小子SBF如何欺骗了全世界
Arthur Hayes博文:白人小子SBF如何欺骗了全世界
 吴说区块链    本文来自 吴说Real
2022年11月23日 17:17
  收藏
   

在上篇文章里,我说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BF)至少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交易天才”。我又被打脸了。我以为 Alameda 团队里都是些杰出的交易员,事实证明他们只是又一家擅长在牛市里打顺风牌的公司,一旦熊市来临,他们就像所有过度杠杆化的 Su Zhu 式周期信徒一样,被打回了原形。现在我们知道 SBF 的风险管理水平有多差了——无论是对于加密市场还是整个金融市场而言。不过,我仍然相信他在这场交易游戏中展现了一种行业中无可匹敌的特长。即 SBF 是在 Meta(元)层面玩这场游戏,他通过交易社交货币,将西方金融机构和加密行业玩弄于了股掌之上。

SBF 同时为两个群体奉上了一首催眠曲:中本聪的信徒,他们相信比特币将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变革之一;以及 TradFi(传统金融)死忠,他们认为加密货币是对现状的巨大威胁,并能让他们发财致富。面对中本聪的信徒,他像我们一样传播福音,仿佛能代表我们成功穿越 TradFi 的权力走廊,而面对脑满肠肥的 TradFi 死忠,他承诺能通过一种方式让他们一边稳坐金融系统的王座,一边收割新的财富源泉。这就是他的葵花宝典。FTX / Alamada 生态系统(以下称之为死星)同时玩弄了这两个群体。

这场丑闻、悲剧,乃至公然的欺诈,触及到了美利坚帝国的大量地缘政治和种族问题,我将用几篇文章来梳理我从这段传奇中学到的东西。今天这篇将分为两个部分,主要介绍 SBF 如何利用其与生俱来的优势和高超的社交本领迷惑众生,让大家以为他是一个加密神童,是西方主导的金融体系的未来之星。

White Boys Can’t Jump 黑白游龙

我认为美国以种族划分的社会种姓制度促成了 SBF 的崛起及 FTX 的最终崩塌。为了更清楚地说明这一点,先介绍一些历史知识。

几点说明:

· 每个民族国家或社会都有一种基于不同社会阶层的文化,而且都有一个“他者”。“他者”拥有不同的肤色、种族、宗教和/或口音。社会永远存在上层对下层的“他者”的经济剥削,而上层永远会为他们的残忍和不人道的行为寻找借口。

· 白人和黑人的标签存在误导性,甚至用心险恶,但为了方便讨论,姑且使用这些标签。白人指欧洲人后裔,黑人指非洲人后裔。

· 在美利坚帝国语境下,种姓制度是莫须有和不存在的,如果你也相信美国永远例外的童话,大可不必阅读本文。

现在上真章。

学校里教的是一个浪漫化的美国建国史:一群“爱国者”受够了没有权利只有义务的苛捐杂税,于是揭竿而起,创建了一个人人生而平等和人人拥有话语权的美利坚合众国。

好故事。但还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一群不想纳税的富有男性发起了今天可称之为国内恐怖主义的行动,并说服贫穷无地的白人殖民者与他们一起战斗,以摆脱乔治国王的统治。独立后,大部分美国人均无投票权,包括所有女性和所有无产男性。法律规定黑人只算五分之三个男性,且属于奴隶主的财产。原住民则被驱离,或通过签署不平等条约失去了祖地。多伟大的建国方式。

所谓的“自由之地”并非与生俱来。1870年,美国建国近百年后,依据第15修正案,所有白人男性(不分穷富)才首次获得了选举权。50年后的1919年,依据第19修正案,女性终于获得选举权。一直到1964年,第24修正案和投票权法案正式生效,黑人才获得选举权,此时美国建国已近200年。

这些交错而漫长的时间线反映了各个群体在美国社会被接纳为“平等”的时间表,经年累月的系统性歧视催生了一种内在的不平等制度。但为何数百年来,那些未受到平等对待的群体没有像“建国先贤”们那样揭竿而起,针对这个新成立的国家发起国内恐怖主义行动呢,究竟为什么呢?当权者到底是如何让贫穷的白人男性、所有白人女性、所有非洲黑人奴隶和所有原住民老老实实安分守己的呢?

工业化前的美国可不是什么富庶之地。冬冷夏热,食物匮乏,远离故土(除原住民外),乏善可陈。而此时,美国的地缘政治局势也危机四伏,英国人伺机夺回失去的土地,西班牙人潜伏在南方,法国人暂时是盟友,但随时可能调转枪口对准自己。

当时,大多数美国人都是贫穷的白人。因此只要动员这些贫穷白人,便足以发动一场改变命运和增进平等的起义。

事实上,这样的起义也险些发生。具体请参考“威士忌暴乱”以及大名鼎鼎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如何“平”乱的。事实上,汉密尔顿并不完全相信民主制度,而更推崇精英治国。他认为过于平等化会将国家带入险境。

认识到贫穷的白人存在反抗风险后,当权派认为只要让他们觉得自己不在金字塔的最底层,他们就会支持当前的体制。因此,为了团结贫穷的白人,国家赞助了对黑人的系统性诋毁,同时,奴隶制为农业主导的南方提供了免费劳动力(可谓一石二鸟)。

对黑人的仇恨让处于白人经济结构底层的白人自我感觉好了一点。 随着美国经济的繁荣发展,特别是黑人在1860年代被“解放”后,这个国家急需更多廉价劳动力。于是,19世纪中后期,中国人来到美国修建铁路。19世纪末20世纪初,更多来自欧洲萧条地区的贫穷白人移民美国。包括意大利人和东欧人。他们涌入了东北部的制造业基地。另一边,源源不断的中南美洲人从墨西哥边境涌入。

至此,种族种姓制度需要做一些调整。仅仅比过去的奴隶和中国苦力已经不够,白人内部的等级秩序也开始裂变。《纽约黑帮》、《教父》等电影对此有生动描绘。与此同时,除了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之外,几乎所有白人亚群都面临了与母国和宗教相关的形形色色的污名化。

20世纪,白人亚群之间的等级界限开始在美国大熔炉中变得模糊。白人种姓系统开始更多地围绕教育背景、财富和地理位置重新排序。 但一个重大的白人裂痕并未消逝,这一裂痕可追溯到南北战争时期。那是一场爆发于美国南北方之间的经济冲突,北方由制造业(相当于当前的“科技”行业)主导,南方由农业种植园经济主导。众所周知,北方最终获胜。林肯总统的天才战略是“解放”了黑奴,并允许他们加入联邦军。据1860年的人口普查,“有色人种”占南方总人口的41%。林肯一举收获了一群士气高昂的士兵,同时削弱了南方的劳动力,因为黑人纷纷前往北方寻求庇护。

虽然战争打赢了,但引发战争的部落主义仍阴魂不散。时至今日,一些南方白人仍喜欢在游行中挥舞当年的同盟旗帜,这反映出尽管战争已经过去了一个半世纪,部分白人群体仍未接受失败,怒火仍未平息。

北方一向被认为比南方更进步、受教育程度更高、更有文化和更富有,在北方白人眼中,南方乡亲们不过是一群愚昧的农民。希拉里2016年竞选总统时曾称他们为“可悲的人”(deplorables)。基本上,只要你不是来自以洛杉矶和旧金山为文化和金融中心的西海岸,或以纽约和波士顿为文化和金融中心的东海岸,那么,你就是个愚昧无知的白人乡巴佬(white trash)。

美国最负盛名的高中、大学、金融中心、科技中心、文化和娱乐中心、主流媒体中心,无一例外,全位于东西海岸。

这里插一个例子,我刚到香港时,一些中产阶级阖家用餐的餐馆里会播放脏话连篇的美国匪帮说唱,此类音乐来自美国种姓制度的最底层,原本是对美国统治阶层的抗议,却被后者得意洋洋地标签化,成为了进一步压制低种姓阶层的刻板印象。与此同时,统治阶层还将这一文化出口至香港等地,藉此来提升美国作为国际种姓系统塔尖的地位。这完美体现了美国种姓统治阶层压倒性的影响力。

总而言之,美国的种姓制度尽管在岁月中受到了洗礼,但至今屹立不倒。如果你能投胎在东西海岸的顶级阶层,成为所谓“正确的那类白人”,你在职场中成功的机会将大得多。 这一切与 SBF 有何关系呢?没错,他正是正确的那类白人。读几段 SBF 的生平简历,你就会知道为何掌控着美利坚帝国的金融、科技、媒体和文化的人和机构会在 SBF 登场和谈论加密货币时为之倾倒。

SBF 于1992年生于加州,父母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其父母信奉实用主义哲学,即当行动对多数人有用或有利时,就是正确的。这一道德哲学为 SBF 日后的慈善事业奠定了基础。

SBF 自小讨厌学校,认为学校枯燥而僵化。他在高中暑假参加了加拿大/美国数学营,接受了所需的智力挑战。他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于2014年毕业,获得物理学学位,辅修数学。尽管如此,他仍对正规教育不屑一顾,称其在学校学到的一切对其职业生涯毫无帮助。

大学二年级,SBF 参加了有效利他主义创始人 Will MacAskill 的演讲会。他将此视为其人生的转折点。

这里面有多少当权派喜欢的标签呢:

· 东西海岸受过良好教育的白人

· 父母是专业人士

· 毕业于“头部”大学

· 锦上添花:带把的

这些特点对于金融、法律和科技行业的人尤其受用,这些行业充斥着想当人上人,想成为正确的白人的那类人。

所以,当根正苗红的 SBF 开始发言,你会洗耳恭听。你不会质疑为什么他能进来。你不会质疑他故弄玄虚。你不会质疑任何事,因为你已经被数百年根深蒂固的种族和社会种姓制度先入为主,你会对 SBF 口吐的每一句话照单全收。

简言之,你无法调动大脑的理性思维,因为在面对庞杂的信息和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时,我们会诉诸各种经验性的捷径和刻板印象来更轻松地做出决策,否则我们将无法正常地跟社会打交道。

SBF 对此心知肚明,并顺势利用了这一“正确的白人小子”特质。也正是依托于此,他才得以将这颗死星从一家中等的自营交易公司 Alameda 发展成为全球金融巨鳄(重点是)FTX。

何为死星

博客 Milky Eggs 提供了对死星历史的精彩剖析,他们的结论与我的推想大体一致。我将在下文中引述其中的内容。

SBF 曾是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Jane Street 的成功的量化交易员。Jane Street 是全球顶级的自营交易(proprietary trading)公司之一。2017年,SBF 通过套利交易和其他高中频预测交易进入加密货币领域。

随着加密行业的成熟,所谓的市场中立交易商越来越难赚到钱。原因是主导全球股票和外汇市场的大公司开始允许内部的小团队尝试交易加密货币。他们的技术和智力在竞争异常激烈的 TradFi 市场上得到了完美磨练,他们能轻松挑战速度较慢、敏捷性较差的加密交易公司。

我猜 Alameda 发现他们的交易优势越来越小。SBF 知道 Alameda 需要更好的市场信息,以压制其他大型交易公司。而获取最佳信息的最佳方式就是拥有一家交易所,并与其客户进行交易。后来,他们又决定放弃严格的市场中立和小时间尺度交易,并堕落为了山寨币的多头赌徒。

Alameda 团队的社交媒体发言清楚表明,掌握信息流并全面发挥赌徒精神是他们的核心交易策略。例如下面几条推文,来自管理 Alameda 的 Sam Trabuco 和 Caroline Ellison。

Sam Trabuco 谈论信息驱动的投资决策

Sam Trabuco 谈论对狗狗币的押注 

Caroline Ellison 谈论利润最高的做多策略

Sam Trabuco 吹嘘信息流+赌徒精神使其对投资机会的把握超出了偶然性

(山姆说的没错,不是偶然的机会,因为各种狗屎垃圾都跟着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涨到了历史新高。从2018年到2021年底,人人都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FTX 从一开始就很透明,人人都知道其创始人的分支交易公司 Alameda Research 是 FTX 的主要做市商。假设 FTX 没有给予 Alameda 任何特权,这个安排似乎无可厚非。Alameda 提供了宝贵的服务,它通过可观的价差全天候24/7为 FTX 客户提供流动性。

Alameda 能在 FTX 上提供极其严格的定价,这也是 FTX 能迅速从更成熟的交易所手中抢夺市场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 FTX 提供了极难安全实施的功能,例如在创纪录的时间内提供了多币种抵押杠杆功能。现在我们知道,他们之所以能提供此类功能,不是凭借超凡的技术实力,而只是让 Alameda 承担了风险,并指望市场波动成为他们的金钟罩,而非专门创建一套安全的技术解决方案。

随着 FTX 和 Alameda 并肩壮大,所有人都开始认定 SBF 是史上最佳交易员之一,因为 Alameda 似乎回报惊人。一年又一年,我经常听说这家交易公司赚了多少亿美金。但基于近日曝光的消息,Alameda 似乎掌握了一些秘密武器。其中之一可能是他们能直接通过 FTX 从客户存款池中借钱。不论是否提供了抵押品,未经客户明确同意,将客户资金借给 Alameda 至少是不道德的。另一个秘密武器是他们或许能在 FTX 上获得比竞争对手更快的交易速度。如果确实拥有这一延迟优势,Alameda 的交易信号将能产生超级丰厚的利润。而要实现这一点,FTX 可以让 Alameda 更多地调用 FTX 的交易引擎API。调用次数越多,提交、更新或取消订单的频率就越高,交易速度也会比竞争对手更快。

产品腾飞后,FTX 的目标可能是吸引尽可能多的零售和机构客户,以增加交易量和存款基础。然后 Alameda 便可借入这些存款,并与 FTX 客户进行交易。如果这些假设都是真的,这几乎就相当于 FTX 的客户通过在 FTX 存款换来了自己的上吊绳,并通过与 Alameda 交易来慢慢束紧这根绳子。

2022年初美联储开始加息前,Alameda 有可能在赚钱。但随着加密市场于2021年11月见顶,Alameda 成了最后的流动性提供者。当市场开始向着谷底一路狂奔,所有巨额清算单的另一头都是 Alameda。

如果 Alameda 确实动用 FTX 客户资金买入了大量山寨币,当山寨币大跌时,Alameda 将无力偿还 FTX 的贷款。具体情况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 Alameda 的确将 FTX 的原生代币 FTT 用作了从 FTX 客户的存款池中借款的抵押品。不难猜测,Alameda 可能还涉及循环借贷,即借入资金购买山寨币,再质押山寨币来借入更多资金。我们知道 Alameda 是 FTT ICO 的主要参与方。Alameda 是否通过 FTX 的客户存款获得了参与认购的资金呢?

《纽约时报》披露了亏损的 Alameda 是如何窃取 FTX 的客户资金的:

知情人士透露,在周三与 Alameda 员工召开的会议上,Ellison 女士解释了崩盘原因。她颤抖着道歉,说让大家失望了。她说近几个月,Alameda 提取了贷款,并用这笔钱进行了风险投资,及其他支出。

Ellison说大约在今年春天加密市场崩溃前后,贷方开始收回贷款。但Alameda 花出去的钱很难收回来,因此该公司动用了 FTX 的客户资金来偿债。她说除她和 SBF 外,还有两人知情:Singh 先生和王先生。

假设 Alameda 存在循环借贷行为,当山寨币下跌,Alameda 将无力偿债。LUNA / TerraUSD 崩盘时,Alameda 可能处于小幅亏损状态,或者勉强盈利。LUNA 是 Terra 生态系统的治理代币,UST 是与美元挂钩的算法稳定币。LUNA 和 UST 在 FTX 上都有庞大的交易量。

当 LUNA 和 UST 进入数学决定的死亡螺旋,客户们争相抛售手中的一切。而 Alameda 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SBF 或许懒得去读或弄懂 Terra 的白皮书。当然,以他理应具有的数学天赋,他应该明白一旦 Terra 开始脱钩,整个生态系统将注定归零。尽管如此,SBF 已经刹不住车。Alameda 不得不继续提供流动性,否则将危及 FTX 的价值。没有 Alameda 提供 24/7 的流动性,也就不会有 FTX。因为如果没有 Alameda 可能的特权,没有其他公司会认真提供这种水平的流动性,特别是当麻烦来临时。

Milky Eggs 总结了这颗死星的亏损清单,大部分都可以追溯至 Terra 崩盘及此事件对整个行业的连环破坏。

· 收购 Voyager/BlockFi:15亿美元

· LUNA 敞口:10亿美元

· KCG 式算法崩溃:10亿美元

· FTT/SRM 抵押维护:20亿美元

· 风险投资:20亿美元

· 房地产、品牌推广和其他杂项支出:20亿美元

· FTT 从22美元跌至4美元:40亿美元

· 全权委托多头基金崩盘:20亿美元

· 总计:155亿美元

还要指出,Alameda 很可能将其山寨币投资组合(包括 Alameda 作为最大持有者的山寨币,这一点很关键)用作了贷款抵押品。Terra / 三箭资本 / Celsius / Voyager 连环崩盘后,所有加密资产都下跌了50-75%,Alameda 则受到了双重打击。为了给在 FTX 上大量持有的山寨币提供流动性,Alameda 损失了数十亿美元,该公司还欠 FTX 和其他人的钱,这些钱也是由同样已分文不值的山寨币投资组合进行抵押的。

而且别忘了,由于 Alameda 在 FTX 平台上占主导地位,其他大型交易公司难以在不利条件下为 FTX 提供流动性,这不具备财务可行性。因此一旦 Alameda 倒掉,没有其他公司能顶上来,为 FTX 提供维持运转所需的流动性。

事已至此,SBF 可能别无选择,只能一意孤行。他可能不得不借用 FTX 的大部分客户存款来填补 Alameda 的巨大亏空。

借贷危机的结局总是如此。当贷款人停止放贷,过去的贷款也就收不回来了。这个行为从一开始就不具备财务可行性,因此,这些贷款一直都是不良贷款。我们之所以认为 Alameda 是一家可靠的实体,唯一的原因就是 FTX 的客户存款为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信贷。

别想得太复杂,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Alameda 赔了钱,SBF 和其他管理层没有选择接受损失,而决定动用 FTX 的客户存款。这就是导致这颗死星消亡的原因。

在我下结论前,请先看一下这颗破产死星的继任首席执行官 John Ray 的话:

John Ray 首先提到自己参与过大量的企业破产工作,接着话锋一转,称FTX的状况前所未见,公司治理漏洞百出,毛头小子掌握大权。

未完待续

本文介绍了我的美利坚帝国社会种姓制度理论,以及这颗死星的建造过程。我应该说清楚了为何 SBF 需要通过发挥其社交本领,哄骗西方主导的整个金融精英系统,让他们落入他和 FTX 的圈套,以及他是如何做到的。

在下篇文章中,我将展示 SBF 到底是如何构建出以假乱真的人生和角色,并对所有人隐瞒了其本来面目和本来意图。他的穿着、住所、饮食、信仰,全是演的。他创造出 SBF 这个角色,以愚弄所有人。他一度成功了,但最终,他对风险管理的公然藐视撞上了天地不仁的市场铁板。

编辑: 吴说区块链
更多财经请关注 WX: Chaocaijing123456
币海财经: 全球财讯门儿清 https://www.bihai123.com/
声明: 本文由入驻币海编者上传,观点仅代表编者本人,不代表币海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判断。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