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圈子 >  财经 >  “为生命、自由与女性”:伊朗反政府抗议活动升级

“为生命、自由与女性”:伊朗反政府抗议活动升级

1663838960306890.jpeg

周四在德黑兰的抗议者。上周末,玛莎·阿米尼因头巾法律被捕,在警方拘留期间死亡,引发了骚乱。

根据亲历者的描述、社交媒体上的视频和人权组织的信息,伊朗因一名22岁女子在被警方拘留期间死亡而爆发的反政府抗议活动愈演愈烈,数十座城市陷入动乱,当局进行了镇压。

这些抗议可能会成为多年来反抗伊斯兰共和国统治的规模最大的示威之一,并且发生在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前往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之际。上周末,名叫玛莎·阿米尼的女子因涉嫌违反头巾法律被德黑兰道德警察逮捕后死亡,导致了抗议的爆发。

人权组织称,截至周三,至少有七名抗议者丧生。抗议者发出了终结伊斯兰共和国统治的呼声,高喊“毛拉走开”、“我们不要伊斯兰共和国”和“最高领袖去死”等口号。妇女们焚烧头巾,以抗议要求所有过了青春期的女性必须戴头巾和穿着宽松服装的法律。

1663839209936616.jpeg

阿米尼家人向伊朗资讯(Iran Wire)提供的阿米尼照片。当局称她死于心脏衰竭;她的家人说她此前身体健康。 Iran Wire

为了镇压抗议者,莱希政府部署了大量安全部队,包括防暴警察和身着便衣的巴斯基民兵部队。在发生抗议的社区,互联网和手机服务都已中断。周三,为抗议者广泛使用的Instagram也被限制访问。

“出于安全考虑,有关部门可能会对网速进行一定限制,”伊朗信息和通信技术部长伊萨·扎勒普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网上发布的视频和当局的大量回应很难得到独立核实,但《纽约时报》所知的亲历者发来的视频和照片与网上广泛流传的影像基本一致,都显示了抗议者(其中许多是女性)与警察对峙,以及德黑兰街头起火的场面。

亲历者描述以及部分视频显示,警察将抗议者推倒在地,用警棍殴打他们,并朝他们的方向开枪和发射催泪弹。

阿米尼之死引发了国际关注,她也成为了伊朗约束和暴力对待女性、以及反对派遭受高压管制的象征。

伊朗当局称阿米尼死于心脏病发,并否认她在被送往拘留所时头部受到重击的说法。她的家人没有回应《纽约时报》的置评请求,但他们曾向媒体表示,她在被捕时身体状况良好。

分析人士和人权专家表示,席卷全国的抗议活动可以说是多年来伊朗人民对政府的宗教和社会管制的最大胆反抗之一。

“街头的怒火是显而易见的,”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伊朗人权中心的通讯负责人贾斯敏·拉姆齐表示,她还补充说,这些抗议是“面对国家的暴力镇压,过去五年来社会各阶层群体——工人、教师、退休人员、大学生和全国各地的百姓——对结束伊朗有罪不罚危机发出疾呼的集中爆发”。

她说,示威活动基本都是自发的,没有领袖,很可能是被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图片和视频所激发。这些影像展示了全国各地上演的非同寻常的场面,包括妇女们冒着被逮捕的危险,极具象征意义地在公共场合取下并焚烧了她们的头巾。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团结起来传播关于阿米尼之死的波斯语话题。

1663839282789888.jpeg

官媒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周一在德黑兰的一场抗议中,一辆警察摩托车被烧毁。

在东南部的克尔曼市,一段视频显示一名女性坐在公用配电箱上,面对喧闹的人群剪下自己的头发。在南部城市设拉子,另一段视频显示一名老年女性对着一名安全人员高喊,“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就来杀了我。”还有一段视频展示了聚集在德黑兰校园里的大学生高呼着“除了杀戮就是杀戮,道德警察见鬼去吧!”

“那都是会被法律制裁的行为,”拉姆齐在电话采访中提到视频内容时表示。“他们喊出的口号以及走上街头的民众数量,都给这个伊斯兰共和国带来了严峻挑战。”

据一位亲历者说,成百上千的抗议者在周二晚间走上德黑兰街头,点燃轮胎,并高喊“独裁者去死”和“为生命、自由与女性”的口号。

德黑兰省长穆赫森·曼苏里周三表示,抗议活动受外国代理人操纵,助长了街头暴力。

亲历者表示,很明显的一点是,抗议活动得到了群众的普遍支持,他们因高压政策和经济困难而累积了大量不满。

一些伊朗抗议者还向安全部队发起反击,用石块在街上追打他们。视频显示,在伊斯法罕和德黑兰,抗议者点燃了警方的汽车和摩托车,在克尔曼,他们还围殴了一名警察,将他踢倒在地。

据人权组织汗加乌(Hengaw)称,在库尔德斯坦省——也就是位于伊朗西北部的阿米尼的家乡——的城市有至少七人丧生,并在网上发布了受害者姓名和照片。

该组织在其网站上发布的声明称,这些人都是被“伊朗安全部队直接击毙的”。该组织表示,在库尔德斯坦省各城市的抗议中,至少有450人受伤、500人被逮捕。

伊朗媒体报道称,莱希在周日告诉阿米尼的家人,他已下令对她的死因进行调查。莱希计划于周三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

“对你们的女儿我视若己出,我觉得这件事就好像发生在了我所爱的人身上一样,”他说。

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并未对这些抗议作出回应,他周三才在表彰两伊战争老兵的活动上发表讲话。根据官方媒体的报道,为了遏制反对声浪,这位最高领袖的一名代表造访了阿米尼家。

“所有机构都将采取行动捍卫被侵犯的权利,”顾问阿卜杜勒扎·巴尔扎布对官媒表示。“正如我向阿米尼家人所承诺的那样。我也将继续调查她死亡一事,直到水落石出。”

伊朗法律要求所有过了青春期的女性必须戴头巾且穿着宽松服装。

周二,联合国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娜达·纳西弗谴责了安全部队对抗议的“暴力处理”,并呼吁进行独立调查。

“当局必须停止针对、骚扰和拘留不遵守头巾规定的女性,”纳西弗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周二与莱希会晤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接受BBC波斯语新闻频道的采访时表示,“伊朗的声誉现在岌岌可危,因为他们必须将此事处理妥当。”

骚乱发生之际,哈梅内伊正面临艰难的处境,据四位了解哈梅内伊健康状况的知情人表示,他最近因病取消了所有会议和公开活动。

英国研究机构查塔姆研究所的中东项目副主任萨纳姆·瓦基尔表示,只要这位年已83岁的最高领袖还活着,抗议就不太可能给这样一个根本性议题带来真正的改变。

“在生命将尽之时,他想要的是保住自己的遗产,并保持这个体制的不变,”她说。“与周围那些认同他的人一样,他的世界观建立在这样一种思想之上:妥协就意味着进一步的妥协,只会证明软弱而非力量。”

瓦基尔表示,预计当局会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拿出“协调一致的胁迫性对策”,可能导致的结果包括进一步限制互联网、暴力手段、以及更多抗议者被拘留。

“他们可能会关上大门,但人们终将再次找到推开窗户的办法,”瓦基尔说。“这就是我们一直看到抗议持续上演的原因——因为他们不能够或不愿意化解民怨和经济危机。”

Cora Engelbrecht常驻伦敦,是国际版一名记者和编辑。她于2016年加入时报,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CoraEngelbrecht。

Euan Ward是国际版一名记者,2022-2023《纽约时报》奖学金获得者之一。他常驻伦敦,此前在贝鲁特担任驻中东记者和调查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euanward_。

Farnaz Fassihi是《纽约时报》驻纽约记者。她此前在《华尔街日报》任资深撰稿人和战地记者17年,期间常驻中东。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farnazfassihi。

原载:纽约时报 翻译:Harry Wong


免责声明:此文为转载内容,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仅供参考。

相关文章:

​贵阳大巴翻侧遇难者来自同小区 知情者:死者所住楼栋无确诊病例 美国参议院批准气候条约修正案,同时要求终止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 猫笔刀:接饼 国产芯片公司的五种“死法”总结 OECD:俄乌战争将导致全球经济损失2.8万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