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圈子 >  财经 >  台湾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大陆哪个省相当?

台湾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大陆哪个省相当?

原创 SIFL  陆家嘴评论  

文 | 聂日明

 

二战后到90年代,台湾和香港经历了快速的经济增长,是亚洲四小龙之二。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大陆也经历了快速的经济增长,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高速的经济增长还为全球贡献卓著。由于长期的隔阂,两岸人民缺乏互相了解,因此产生了很多错误的认知。那么从中国整体来看,台湾的经济发展水平处于何种位置,和大陆的哪个省份相当?

首先,我们来看GDP,这是衡量一国经济发展水平最核心的指标。GDP显示了一个经济体创造财富的能力,无论是劳动生产率、就业率,还是居民收入、消费水平,都与GDP紧密相关,如果GDP不增长,创造财富的能力不变,那么经济生活就会沦为分蛋糕,很容易内卷,形成社会阶层对立。

台湾和上海的人口规模量级相当,我们先将两个地区做一个时序对比。1991年是上海浦东开发的第二年,如下图所示,在1991年时,台湾是亚洲四小龙之一,风头正健,但此时台湾已经经历了三十年的高速增长,增长速度已经开始下降,此时上海的GDP不到台湾的十分之一。随后上海经济发展进入了快车道,尤其是中国加入WTO以后,上海与台湾的GDP差异越来越小,到2019年,上海的GDP达到了台湾的9成。从年化GDP增速来看,1991年到2021年的30年间,上海年化增长率为13%,而台湾为4.4%。上海及中国大陆其它省份的经济增速在过去三十年间,明显快于台湾地区。

1660282864559359.jpg

从经济总量上看,台湾与上海、北京、福建、湖南相当,是江苏和广东的四成左右,省份排名为第9名,排名在福建的后面。

在总量的基础上,我们来看人均GDP。人均GDP考虑了人口规模因素,可以更准确地反映经济发展水平。1991年时,上海的人均GDP相当于台湾的七分之一,经过30年的追赶,2021年台湾的人均GDP为3.3万美元,而上海为2.69万美元,上海相当于台湾的8成左右。

我们将全部省份放在一起进一步对比,考虑到新冠疫情的冲击,不能准确的反映一些地区的实际水平,因此我们采用2019年的数据进行对比。如下图所示,台湾人均GDP最高,京沪其次,再次为江苏、浙江、福建和粤津。中国大陆平均的人均GDP为10194美元,上海北京是全国的2.5倍,而台湾是中国大陆平均的3.3倍。

1660282926724741.jpg

经过了三十年的增长,京沪等省份的发展水平与台湾已经基本相当,中国大陆也大幅缩小了与台湾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差距,但中国大陆内部省份的发展水平差距也比较大,有20多个省份的人均GDP仅有5000到1万美元,中国大陆整体的发展水平与台湾地区的差距还比较大。

GDP衡量的是做蛋糕的能力,居民能否享受到GDP增长带来的福利,还要看家庭的收入和消费支出水平,对于家庭而言,这是绝大多数人的切身利益。

考虑到疫情冲击,台湾在2020年以后的增长相对迅速,因此我们仍然采用2019年的数据对比。

中国大陆目前城镇化率为65%,而台湾地区为79%。但中国大陆城乡之间有巨大的差距,中国大陆城镇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4万元每人每年,而农村仅有1.6万元,城镇为农村的2.7倍,虽然相较改革开放初期有一些进步,但差距仍然非常大。而台湾在经济增长过程中,比较好地处理了乡村的问题,虽然有城乡差距,但并不大,比如农民的收入大约为城市的8成,远远小于中国大陆的城乡差距。

考虑到中国大陆城乡差距,而台湾的发展水平相对较高,因此在分省对比的时候,我们主要采用各省的城镇地区家庭收支,农村地区我们按东南西北分别选取上海、广东、四川、甘肃和辽宁五省作为参照。我们采用当年平均汇率,将数值调整为人民币。

我们来看家庭人均收入。台湾家庭人均年收入为9.4万元,明显高于京沪城镇地区的7.4万元,台湾的经营性收入占比较高,而京沪较低,这是因为农民的收入有较大比例为农业生产收入,统计上纳入经营性收入,这些收入占到了农业家庭年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台湾和中国大陆基本相同),而京沪城镇地区的农民很少,普通打工族几乎没有经营性收入。

台湾、北京和上海的财产性收入也比较高,这主要是因为在家庭收入统计时,会将自有住房的影子租金纳入到家庭的财产性收入,京沪的房价较高,因此折算的影子租金收入明显高于台湾。这也意味着扣除影子租金收入,京沪的实际收入比台湾还要更低一些。

1660283068422359.jpg

在上图,我们也可以看到,台湾的农业家庭收入确实比较高,和京沪城镇地区基本一样。台湾服务业家庭的收入最高,家庭人均年收入10.3万,而工业为9.3万,农业家庭人均年收入相当于工业家庭的8成。对比上海和台湾的城乡家庭,上海城镇地区家庭人均年收入和台湾工业家庭基本一样,但台湾农业家庭的人均收入是上海农村家庭的2.2倍。

中国大陆省区内部有较高的地区差距,台湾地区内部的市县可能也会有差距,因此,还需要看台湾地区市县级别的家庭收入。

台湾地区家庭人均收入最高的是台北市,月均收入超过1万元人民币,最低是嘉义县,最高/最低为1.77,而中国大陆城镇地区的最高(北京)与最低(黑龙江)之比为2.39,台湾内部地区差距要小于大陆,我们采用中国大陆的省份间和台湾省的市县间的变异系数来对比,前者的变异系数为0.26,后者为0.15,这个值越大,地区间差距越大,可以得到同样的结论。

台湾的市县间差距较小,而且台湾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超上海,意味着台湾收入最低的地区,其收入也会相对较高,如下图所示,在2019年上海城镇地区的人均收入水平在台湾的市县间排名倒数第三。

1660282816135686.jpg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后,对中国大陆的经济增长和居民收入造成一定的影响,而台湾的增长相对较快,在2020年,台湾排名最后一名的嘉义县家庭人均年收入为79292元,而上海和北京的城镇地区家庭分别为76437元、75602元。上海的收入是中国最高的两个省区之一,这意味着台湾各市县的家庭收入和消费支出水平全面超过中国的省区。

再次,我们还可以观察一下中国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的消费支出结构差异。如下表所示,对比中国大陆城镇地区和台湾地区,虽然台湾的消费支出是中国大陆城镇地区的两倍有余,但烟酒、衣着、生活用品和教育,几乎完全一样,这也意味着中国大陆在这些品类上的消费比重相对较高。这可能有着发展阶段的需求,中国大陆还处于追赶阶段,对于体现生活品质、阶层区隔的消费品类需求较大,如白酒、品牌服装。

1660282985163214.jpg

台湾地区明显比中国大陆城镇家庭多的是外出就餐、医疗保健和文化娱乐消费,台湾的外出就餐消费占消费支出的11%,而中国大陆城镇地区只有7.5%,这个未必说明台湾比大陆要好,其反映了什么现象,还需要讨论。台湾地区的医疗保健支出是大陆城镇地区的四倍,占比也高了一倍,台湾的文化娱乐支出是大陆城镇家庭的三倍,占比高了1.5%。中国大陆在这些品类消费的不足,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因为收入还不够高,因为有限的支出只能先保障必要消费,随着收入持续增长,医疗保健上的支出占比才会继续上升。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一些管制,限制了文化娱乐消费,比如影视、游戏等。

最后,通过对中国大陆各省份和台湾地区的对比,我们可以了解到,过往中国大陆经历了高速的经济增长,居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但另一方面,如原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教授所言,中国仍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大陆整体的经济发展水平还不高,仅有京沪等少数地区勉强追赶上台湾省的经济发展水平。这也是中国未来要继续保持高速经济增长的原因,唯有持续的经济增长,才能让中国大陆追赶上亚洲四小龙,才能让中国人民活上体面、富足的生活。


免责声明:此文为转载内容,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仅供参考。

相关文章:

​贵阳大巴翻侧遇难者来自同小区 知情者:死者所住楼栋无确诊病例 美国参议院批准气候条约修正案,同时要求终止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 猫笔刀:接饼 国产芯片公司的五种“死法”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