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圈子 >  财经 >  数百亿银行存款“消失”,几十万人的钱去哪了?

数百亿银行存款“消失”,几十万人的钱去哪了?

1654951359338544.jpg

4月18日以来,全国五家村镇银行陆续被爆出无法线上取款,据本刊记者的了解,截至目前,受到波及的储户已经达数十万人,金额巨大。钱究竟去了哪里?河南新财富集团究竟是何身份?又是如何与村镇银行发生关联的?储户的资金安全是否能得到保障?近两个月过去,围绕在人们心头的困惑仍需等待官方的解答。而在备受煎熬的等待中,不少储户的生活难以为继。

消失的存款

白云是在4月19号左右发现自己取不出来钱的。白云今年43岁,家里有一个患尿毒症多年的婆婆。就在几天前,医院告诉她,婆婆排到了换肾的名额,接下来,只等合适的肾源找到,就可以动手术。保险起见,她需要提前准备好手术费用。

白云的所有存款都放在河南的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里,一共190万,用的是一种七天通知存款的方式:按照约定,银行每七天根据利率计算一次利息并自动转存为活期,此时,白云就可以自由支取了。正常情况下,白云一般会几十天取一次钱,贴补家用,按照1.85%的利息,一次可以取出几千块。但这一次,当她发现自己准备连本金一起取时,被限额了。“19号那天说只能手机银行取1万,网银取1万,额度相当于只有2万块了。”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虽是七天通知存款,但如果中途要用钱,也可以提前取出,只是不足七天的部分按活期利息计算。当初,她就是看中了这种存款方式的灵活性才购买的,现在却取不出来。她赶紧给银行打电话,没人接。白云急了。

白云是贵阳人,之所以在河南开封的一家村镇银行里存了这么多钱,源于两年前的一次偶遇。2020年,当地解封后,白云听一个郑州的朋友介绍,河南有一个项目可以做。白云在三年前生过孩子后就没再出去工作,也一直在寻找挣钱机会,听到朋友这么说,她决定过去实地了解一下,然而,当听对方介绍完,她发现项目的落地很难,再加上婆婆已经患尿毒症两年多,随时需要用钱,不敢冒任何风险,事情就没谈成。

离开河南之前,白云打算去开封看一看清明上河园。从开封北一出站,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的广告铺天盖地袭来,连市政道路指示牌上都印了。广告上提到,存取灵活,利息可以达到5%以上。白云心动了,“因为当时我们这边的纯农商行,5年期的利息也才4.5%左右,但是5年期我没办法存,我家里面有病人,需要随时用钱。”

白云几乎是马不停蹄地打车去了银行柜台。银行工作人员告诉她,广告上的存款产品是定期五年的,但是如果她需要随时用钱,不妨存7天通知存款,年化利息在2.25%左右,7天以后随时可以支取。“在我们当地的银行,活期利率只有0.35%。”白云立刻将卡里的110万全部存了进去。在柜台前,工作人员用她的身份证开了一类卡。2021年8月,白云又将家里的一间商铺卖了,所获得的 80万一次性存了进去。两年的时间里,利息虽说从2.25%降到了1.85%,但考虑到存取灵活,又是银行业务,安全有保障,白云就一直没动过本金。谁承想,现在几乎全部都取不出来了。

就在白云发现取不出钱差不多的时间,4月18日,屈先生发现自己存在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也取不出来了。他登录银行官网,提示系统维护,无法使用,他一开始没有在意,到 4月19日晚上,还是显示不能正常登录,他感到不对劲,到微博上搜了一下,发现很多储户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大家顺道留下联系方式,组建了微信群,互相了解后才发现,出现同样问题的不止一家银行。

取不出钱的银行,最终被证实共涉及到五家,都是村镇银行,位于河南省的一共四家,分别是: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除此以外,还有安徽省的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

储户之间曾流传着一份统计表格,显示上述五家村镇银行涉及到3000多人,资金超14亿元。但根据本刊记者的了解,实际的人数和金额可能远在此之上。一位叶姓储户告诉本刊记者:“大概在一个月前,河南公安厅初步给每个省市发了一个协作函,大致是让储户合理维权,不要做出过激的行为。有储户看到了这张协作函,上面标记的数字,金额在397亿左右,储户数量在几十万。”

而本刊记者获得的另一份名称为“4.15风险事件现场处置组人员名单”的图片文件显示,就在储户无法线上取现的前三天,河南省有关部门就在禹州、上蔡、柘城以及开封几处设立了工作组,工作组成员包括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副书记、副理事长、副主任以及许昌农商行的党委副书记等。

钱去了哪里?

4月20日,白云买了一张从贵阳飞往郑州的特价机票,航班在凌晨1点到达。白云在新郑机场坐等到第二天早上,转车去了开封。

等赶到时,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已聚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储户,一共100多人。银行已处于半瘫痪状态,除了少数本地活期用户,每天限号领取5万元以下的额度,外地储户既不能在线上支取,也不能在柜台支取。在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的大厅里,一位姓郝的行长说,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已经被发起行新郑农商行接管。他是新郑农商行派过来的。这位郝行长安慰白云,“存款是有保障的”,但并不解释无法取款的具体原因。

白云不解,既然如此,为何自己迟迟取不出钱?一直到4月29日,白云回到贵阳,也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回复。

到了5月,在一段储户拍摄的视频里,一位自称开封银保监局分局的工作人员解释了无法取钱的原因,“银行里有人犯法了,导致银行的合法资金和不合法资金搅到了一块儿……如果现在放开,可能会导致一个结果,就是不合法的资金也取走了……这就是手机银行迟迟没有放开的原因。”该工作人员说,只要是储户合法合规存入的钱,就会得到保障。

上述开封银保监局分局的工作人员还说到,通过线下柜台办理的存款,经过市委市政府、银保监局、银行的共同研判,确定为合法存款,和不法存款搅到一起的,主要是通过线上办理的存款业务。

根据本刊了解到的情况,本次涉及的线上储户,主要是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办理存取业务的用户,包括:百度旗下的度小满、小米旗下的“天星金融”、中国人寿旗下的滨海国金所、360“你财富”等,以及从上述平台转到村镇银行自营小程序上的用户。人数大概在40万左右,占储户中的大多数,每位储户的存款金额则从几万到几十万、上百万不等。

屈先生就是一名线上储户。他告诉本刊记者,2020年,自己在360公司的你财富上看到代售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定期存款产品,“从第三方的展示看,无论是它的存款协议,还是保本承诺,都是很正规的。”屈先生在线办理了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II类卡,并购入五万元存款产品。

这一时期,借助互联网平台的引流,国内包括村镇银行在内的一些小型银行出现存款突然暴涨。考虑到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2021年1月,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印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包括但不限于由非自营网络平台提供营销宣传、产品展示、信息传输、购买入口、利息补贴等服务。

该政策出台后不久,屈先生接到了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客服电话和短信,告诉他银行已经开发了自己家的微信小程序,只要点进去就可以继续在线上买入存款产品。屈先生又在客服的指导下,通过官方小程序陆续预存大概48万。

无法取出存款后,他第一时间打印了资金流水单,显示此前从工商银行多次转出的资金,最终的流向都是: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屈先生不解,自己和银行签订了正式的存款合同,钱也确实被打到了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账户里,为何此时要面临存款“是否合法合规”的质疑?

事发后,此前与上述五家银行合作的第三方平台陆续向储户公开或口头解释称,平台与银行是直接合作,并签署了合作协议的。平台都称,提供的产品就是银行存款产品,有存款保险保障。

叶先生是一名金融行业的从业者,也是这次取不出钱的储户之一,他告诉本刊,平台与银行的合作模式,通常是平台为银行开展线上存款业务提供信息技术服务,从中赚取引流费,“按照惯例,一般在年化千二~千三之间。”在与银行合作之前,平台会对银行进行审核,但不同于银行在代销第三方平台金融产品时的严苛审核,平台对银行的审核一般会比较宽松,“因为在中国,银行(默认)是信用等级最高的金融机构。” 银行的存款产品会出问题,这超出了很多人的日常经验。

5月19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该事件不仅是社会公众和村镇银行之间的交易问题,还涉及其他主体和复杂的交易结构。银保监会称,四家村镇银行的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全称为“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或通过资金掮客吸收公共资金,涉嫌违法犯罪,目前公安机关正在侦查。相关业务也要等公安机关侦查结束后,依法依规处置。

这是官方消息中,第一次出现“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字眼。天眼查资料显示,新财富集团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1.16亿元,今年2月,该公司注销。根据多家媒体报道,河南新财富集团并不直接持股前文所述的村镇银行,但经过层层股权渗透后,该集团通过代持的方式持股许昌农商行及其发起的四家村镇银行,即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都涉及本次事件。

而根据媒体报道,近几年,许昌农商行发起的村镇银行曾多次出现过违规放贷。例如,禹州新民生银行曾多次因冒名贷款,贷前调查严重不尽职等违规放贷行为,招致过行政处罚。2022年3月,许昌市公安局还曾发布《悬赏通告》,悬赏10万元通缉许昌农商行的前副行长孙振甫,原因是其涉嫌“严重经济犯罪”。

而据网易清流工作室的梳理,隐藏在许昌农商行幕后的河南新财富集团,除了持有上述四家村镇银行的股权外,还参股了包括洛阳银行、河北银行在内的地区大行和农商行,累计数量可能达到13家。河南新财富集团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吕奕多次出现在涉银行贪腐案中。

一个大股东对一家村镇银行的发展有多大影响?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的黄磊律师告诉本刊记者,虽然股东不能参与银行日常的具体管理,但在一些监管不严的地方,股东对一家银行的影响可能是决定性的。“比如,大股东成立了一些皮包公司,然后跟银行贷款,审批手续可能就是形同虚设,可能连当地的一些监管机构例如银保监也被他们搞定了。”叶先生说。

历史上曾发生过股东将银行掏空的情况。最著名的案例之一为包商银行,这是一家成立于1998年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在2005年至2019年的15年间,包商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天控股有限公司,用注册的209家壳公司,分 347笔信贷借款,套取了包商银行1560亿元资金,每年仅利息就高达百亿元。但无论本金还是利息,银行都未能收回,这笔钱最终全部成为不良资产。2019年5月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最终,被裁定破产。包商银行破产,新成立的蒙商银行将接管,储户的钱也自然地转入到新银行,所以不会有什么损失。

难以为继的生活

关于河南新财富集团及其控股银行的更多案情,尚有待公安机关侦查。在此期间,白云还在等着拿回自己的钱。5月中旬,白云71岁的公公被检查出左下肺浸润性腺癌,随后,其母亲摔了一跤,也被诊断为右股骨骨折。5月25日,母亲和公公同时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做了手术。

白云跟本刊记者算了一笔账,母亲的手术在医保报销后,需要自费七八万,公公的手术做完之后,就要接受进口靶向药治疗,这种药物需要全自费,起码要准备30万以上。除此以外,患尿毒症的婆婆随时可能要换肾,并终身服用排异药物。“我手上已经没有可以活动的钱了,真的我都受不了了,我已经负债30万了。”白云说。

不少储户告诉本刊记者,现在令他们感到担忧的是,自己的资金若确实出现了损失,后续应该由谁来承担?对此,黄磊告诉本刊记者,储户转入的资金系银行存款,存款的损失应由银行承担。而银行承担存款损失责任的方式,包括由银行自有资金进行兑付、国家注入资金、其他银行接管整顿、存款保险兜底、银行破产清算获得赔偿等几种途径,但等待结果的过程可能比较漫长。

5月27号,老人做完手术后,白云又去了趟河南,希望能让自己先以贷款的方式申请一笔资金,但河南省银监局一位姓孙的处长告诉他,经领导与有关部门协调沟通,还是无法满足其取款的要求,因其属于跨省异地储户,低息或无息贷款也无法办理。

“群里面叫我做水滴筹,我为什么要做水滴筹?我是有钱给家里人治病的,我有190万在银行里,我不想打扰别人的生活,现在谁的生活容易?”两位老人都70多岁了,白云不敢将这些事告诉他们,只能和老公默默撑着。

近两个月过去,屈先生的生活也捉襟见肘。事发前,他每月几乎都把自己和爱人的全部薪水存进这家银行,平时只留出一点生活费。屈先生一家在苏州买了房,一个月要还一万五的房贷,还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小孩。现在只能等每个月发完工资,用工资去还房贷,“生活方面已经几乎没有什么钱了。”

屈先生购买存款业务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也不再有客服人员接听电话,只剩下背景音提示音在反复播放:“近期有不法分子利用我行线上渠道进行经济犯罪活动,为保护广大客户的合法权益,我们暂停了线上渠道业务,现已报案,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一切合法存款受法律保护。请大家保持理性,不传谣,不信谣,防止上当受骗,以官方公告信息为准,耐心等待”。


原文:三联生活周刊


免责声明:此文为转载内容,不代表币海启行网的观点和立场,仅供参考。

相关文章:

制裁之下,中国或仍能重塑全球芯片市场 海湖庄园遭FBI突击搜查,媒体说是为阻止特朗普2024参选总统 美国司法部要求公开搜查海湖庄园的搜查令,特朗普回应「立即公开」